当前位置:首页>政务新闻>松滋要闻

此情更待成追忆!子女眼中的贺炳炎将军是这样

发布日期:2018-08-20   信息来源:中国松滋政府门户网站

字体大小:[ ]    保护视力:

贺炳炎将军一生戎马倥偬,全部的精力和心血都奉献给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,相较于家庭和儿女而言,他有着太多的遗憾和“欠账”。

将军一生育有6名子女,分别是长子贺雷生、次子贺陵生、三子贺京生,长女贺雷珍(与前妻所生)、次女贺北生、三女贺燕生。和父亲相处时间最长的贺陵生,也只有12年,其他子女与父亲一起生活的时间都很短,由于短暂,更显得弥足珍贵。

父爱如山。诀别58年,父亲的记忆依旧刻骨铭心。

在贺陵生的印象中,父亲性格耿直,宽仁爱人。贺炳炎从基层军官干到成都军区司令员,始终爱兵如子。“因为自己是当兵出生,从最艰苦的岁月中过来,如果发现他的士兵没吃好没穿暖,他绝对不答应。他经常下连队上军区的学校去,哪里的生活质量不好,他就会骂人,要求负责人马上改善。

子女.JPG

至今,贺陵生还记着这样一个细节。在家里,父亲对警卫员一般称呼为“哨兵”。有一次,贺陵生也跟着喊“哨兵”,父亲听到了,马上甩了他一大嘴巴,厉声训道:“哨兵,是你喊的吗,你要喊哨兵叔叔!”从此以后,孩子们都很尊敬哨兵。

贺炳炎爱护士兵,关爱战友,深受官兵爱戴。1960年7月1日,贺炳炎因病去世。7月5日,成都军区在北校场举行公祭,20万军民冒雨为他送行。

贺陵生说:“父亲他们那辈人,一起同生共死,几十年肝胆相照,感情特别真挚。父亲死后葬在了成都,祭扫不方便,我们曾和地方商量把他的骨灰挪到北京来。但他的成都战友们说他们跟着贺炳炎到成都,死后也要埋在他的周围。后来我母亲去世以后,只好也葬在了成都,跟父亲在一起。

虽然父亲是军区“一号”人物,但子女们却从未感到自已身份与生活的特殊。和普通孩子一样,他们的衣服都是“哥哥穿过弟弟穿,姐姐穿了妹妹用”,打满了补丁。上学在寄宿学校,过的是集体生活,冬天“冻得直发抖”。

“他的车不让我们坐,他在成都的时候,我们可以跟着在家里面吃饭,他离开成都去别的地方,家里的炊事员就放假了,我们只好去吃大食堂……”

“有一次,爸爸带着我去看电影。回来的路上,他问我长大以后准备做什么。我被电影里面的特务迷住了,就顺口对父亲说要当特务。哪知爸爸,听非常生气,当即掐住我的脖子,脸都掐白了。妈妈为这事也和爸爸吵了一架。”很久以后,贺陵生才理解,在父亲的概念中,那是对他革命事业的背叛和侮辱。

“父亲对外人非常宽容,对自己的家人却比较严厉,对我们管教非常严格,近乎粗暴。”对于这一点,贺雷生也深有同感。贺雷生有次调皮不听话,挨了一棍子,在床上趴了一礼拜才能下床走路。“四弟贺京生有一次吵着不去上学,父亲就拿炒菜的勺子打了他的头,流了好多的血。

子女2.JPG

虽说儿子们常受贺炳炎的责骂,但父亲的人格也为孩子们树立了榜样。

“别人对我们的滴水之恩,一定要涌泉相报;帮助别人做过的事情,不要记在心上。”“对权贵不巴结迎奉,对基层的人绝对体贴人微。”贺雷生对父亲的教诲记忆犹新,“虽然不是说非要做一个多么伟大的人,但是要做一个人格上顶天立地的人”。

为了继承父辈的革命精神,贺雷生利用自己的力量募捐资金,从2007年开始在全国各地建立了多所红军小学。

我们没想到,松滋人民群众对贺炳炎怀着这么深厚的感情,这也让我们更骄傲,更自豪。作为贺炳炎的子女,我们的籍贯永远都是湖北松滋,走到哪,永远都是松滋人。松滋为父亲做了这么多,这是我们子女无法做到的,我们真诚地感激家乡人民。”贺陵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很动情,也很兴奋, 边说边掏出了自己的军官证——全家人的工作证上,籍贯都是松滋。

他说,松滋这片土地是父亲的故乡,更是他们的“根”。家乡,是父亲心中魂牵梦萦的记忆,也是他们割舍不断的情结。

这些年他数次回来祭祖,最近几次还专门带着儿子回“家”。每一次家乡都变化非常大,每一次都有新的感触。特别是家乡举办的贺炳炎百年诞辰纪念活动,“硬件、软件水平都超出了他们的想象,超出了所有与会人员的想象。”

“尽力为家乡做一点贡献”,贺陵生说这是父亲的教导,更是一个“松滋人”的责任。他表示会时刻关注着松滋的发展,希望松滋加速冲刺湖北县域第一方阵。他也相信“松滋一定会有更飞跃的发展。”(孙巧玲 杨松刚)

友情链接

- 网站地图 - 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

 松滋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管  版权所有:松滋政府网  鄂ICP备05015989号  鄂公网备案号:42108702000011号

编辑部联系电话:0716-6217933 网站承办及建设维护:松滋市传媒中心 湖北国联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 邮箱:songziwz@163.com  网站标识码:42108700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