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专题专栏>环保督察整改进行时

这里见证千年历史,曾是松滋水上门户

发布日期:2018-07-27   信息来源:中国松滋政府门户网站

字体大小:[ ]    保护视力:

20180727131907_99510.jpg

斗转星移,岁月变迁。当年如花似锦繁星点点的涴市码头,晶莹璀璨的洒落在一江两岸,却在漫漫的历史长河变迁中,如今零零星星稀稀落落的散开去,退出了曾经的熙熙攘攘,褪色了昔日的繁华喧嚣,犹如一个个风华绝代的女子,渐渐收敛了身上艳丽的光芒,归于了生活的平静恬淡,似乎悄悄地淡出了我们的视野!

涴市码头,系涴市集镇的发源地,因江水在此北折东流,呈回曲之貌而得名,由来已久,年限不可考,但是“涴”字来源甚古,在《山海经*西山经》中记载“英鞮之山,涴水出焉,而北流注于陵羊之泽”,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,最古读音为yuan。晋代学者郭璞所做《江赋》也有“阳侯破硪以岸起,洪澜涴演而云回”之句,而涴市码头至月堤村一段一千余米的回流,可证“涴演”曲回之义。80年代湖北大学知名教授汪耀楠,将其字其音作为专用地名,收入新华大辞典。

涴市码头,作为松滋的东大门,上联宜昌,下达沙市(现荆州市沙市区),水路便利,在陆路交通不太发达的年代,作为主要的水路交通,有过曾经的辉煌。码头用青石条阶沿着大堤三级铺就,那时的涴市老街就顺着码头依着江岸蜿蜒伸展开来。

每天早晨,当东方的天际刚刚显露出一抹鱼肚白时,停靠在码头边跑涴市到沙市的专线小轮船,拉响第一次长长的汽笛声,打破小镇的宁静,那是在召唤着行走在乡间小径或老街陋巷中,匆匆赶来乘船的旅客加快脚步。

涴市码头开始热闹起来,候船室的窗口前三三两两聚集了购买船票的人群,有走亲送友来来往往的乘客,有早出晚归到沙市贩卖小菜的小贩,有每天在码头摆摊交易的小本经营……各色人等挤满了码头上的空地,熙熙攘攘,小孩子会揪着一小空,左一边右一边的瞎转;男人们会点上一支烟,高一声低一声的海侃;女人们会围成一小圈,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。

当第二次长长的汽笛声响起,这是在提醒旅客们准备检票,登上即将启航的小轮船。于是东一堆西一堆的人群一下子散开来,他们有的拎着包裹,有的抱着孩子,有的提着箱子,有的挑着菜担,纷纷涌向码头,顺着被岁月磨的光光滑滑的条石台阶拾级而下,踩着颤悠悠的木跳板,踏上船舷跨进客舱,坐在那用长长的木板铺成的条凳上。

不久拉响了三长一短的汽笛声,轮机粗犷淳厚的轰鸣声在江面“突突突”的响起,船身开始晃动起来,船缆解开了,冒着黑烟的小轮船开始驶离码头,沿着长江河道缓缓前行,小轮船越开越快,一路犁开平静的江面,激起一层层白花花的水浪,慢慢的码头逐渐消失在水天相接的远方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涴市码头,每天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这样的情景、上演着类似的一幕。

后来,随着社会发展,陆路交通飞速进步,逐渐蚕食了水路运输的地位,涴市码头在沙宜水路便利上的优势日趋下降而萧条起来;随着三峡工程的建设逐步完成,进一步加剧了长江中下游水上客运运输的退出,涴市码头,也基本上退出了沙市到宜昌段的客运舞台;特别是“98洪水”过后,长江河道沿江建筑清理整治,涴市码头的候船室拆除。

涴市码头,终于结束了他水上客运运输的历史使命!只留下了那两棵双人环抱的杨柳,在岁月的静默中,依然守望着那一步步载伏了岁月沧桑的青石条石台阶。

岁月无语,涴市码头也会慢慢消失在无尽岁月。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,汪耀楠教授曾为家乡撰写《涴市铭》:

“涴市以清代设驿,古属乐乡,为松滋东门户。其地也,连沙宜,接潇湘,兼水陆之便,有鱼米矿藏。民风淳朴,百业兴旺。上有改革开放政策之指引,下有全镇人民奋发以图强。以教育为基础,以科技为依傍,发展经济,保障生态,为子孙造福,百世流芳。凡我家乡赤子,当以拳拳之心,报效国家,建设家乡,使我家园,如花似锦,永福安康,永福安康!”

友情链接

- 网站地图 - 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 -

 松滋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管  版权所有:松滋政府网  鄂ICP备05015989号 松公网备案号:42108702000011号

编辑部联系电话:0716-6217933 网站承办及建设维护:松滋市传媒中心 湖北国联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 邮箱:songziwz@163.com  网站标识码:42108700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