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加入收藏  |  ·设置首页  |  ·投稿信箱  
  站内搜索:
 
2016年冬季号【小说】罗小春
中国松滋政府门户网站 www.hbsz.gov.cn 2016-12-29 15:18:30

郑晶今

转眼就是深秋了,桃花早谢了,李子也下了市。但这不妨碍我缅怀师恩,不妨碍我重新体会桃李不言、下自成蹊所蕴含的深意。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注定有一少部分人会很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人生,引导我树立怎样的人生观,甚至于决定我要立志做什么样的人,过什么样的生活,追求什么样的自由和幸福。

我的求学期比较长,因为原始学历的不足,我一直处于后助学历的征途。从县城到省城到京城,出入各大院校、会场或培训中心,真诚地称呼很多不同专业与学科的人为老师,从他们的教导中吸取丰厚的营养,弥补自身的不足,提炼个人的修为,为争取做一个对社会有所作为的人而努力。

但我今天要缅怀的老师叫罗小春,她是我小学的启蒙老师。我的家乡在美丽的松滋洈水,洈水那时还很僻静,它有另外一个比较俗气的名字叫大岩嘴。大岩嘴的村办小学条件是很糟糕的,借了赤脚医生家的半间堂屋,又临近她家的牛棚,挤了40个年龄跨度为612岁的孩子,代课老师就是本村知识青年罗小春,她那年芳龄25。我们就伴着牛哞听她清脆的声音喊到沙哑。

我后来才知道在那样的年代里,罗小春注定是被人垢病的老姑娘。她个子很小巧,每天都梳了两条小辫子声竭力嘶地吩咐7岁的我们读我爱北京天安门,10岁的学生做除法,12岁的学生读我们都听不懂的英语单词。罗小春在我的眼里十分伟大,比较像江水英或者阿庆嫂,总之就是电影中被树为榜样的那种人,而且她在大队部演阿庆嫂时唱功也不错,这很让幼小的我钦佩,数度让我滋生《长大后我就成了你》的向往。

有一段时间,罗小春不来上课了,这让我们40个学生十分失落。因为大队部再派来的那个男生据说是招工没有招上去的,他很没有心情教我们,看我们的眼神远没有罗小春的欣喜。而且罗小春偶尔还教大一点的女生扎和她一样的辫子;带我们去沟里捉鱼,又找了玻璃钵养到教室里说是让我们学观察再造句,我记得我造出了“鱼儿在钵里游不出去”的神句;跳皮筋时,她很乐意当固定皮筋的人桩,让我们一直反复地跳到七节,直至把皮筋勒到她肩头上。罗小春还绑了个网子在树上,让高年级男生学投蓝。总之,罗小春很招我们喜欢。

有一次高年级的男生三久做不完作业,新老师让他站到堂屋外的稻场上去,三久就擦了鼻涕和新老师打起来,让老师滚,说要罗小春回来。男教师拍拍身上的尘土,很解恨地告诉三久,说罗小春有作风问题,再也回不来了。我们不懂什么叫作风问题,但三久懂。于是三久和老师打得更厉害。直到把新老师打到跑回大队部。三久说我们每个人都要回去找家长,让家长去大队部找大队长要回罗小春。

那是一个银色的冬天清晨,雪花盖住了大部分绿叶,只露出些翠色来。我们大部分学生牵了家长去大队部,三久打着头,因为大队长是三久他叔。三久他叔告诉我们说,罗小春和邻队的知青好上了,要悔家里订的婚。因为罗小春是本村知青,也是农民的女儿,她妈给她说了户婆家,她一直不嫁。起先也是同意的,只是后来就变卦了,反正就是不嫁,也不说原因。最后男方一逼,才查出来她和右派子弟恋爱了,那是1977年,摘帽工作还不彻底,黑红分明,而且罗小春还怀了野种,当然是道德极其败坏,怎么可以再教贫下中农和部分干部家庭的子女。

我们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赤脚医生的堂屋,开始在思念罗小春中接受了那个落魄的男知青。再到春暖花开的时候,洈水小学落成,我们走进了教室。罗小春再也没有教我们,她在当地和那个知青结了婚并生下了孩子。她对人们对她的批评异常淡薄,我常常在街市上看她牵着她漂亮的女儿卖小菜。到了改革开放时期,罗小春第一个开起了商铺,她把商铺悬架在街头的小溪上,支了木桥围栏,生意特别地好。至于她的男人,回了城上了班,帮她进货出货,她们过得特别忙碌而富足。

我很多时候都会想起罗小春,我每回家乡见到她仍然叫她罗老师。她的坚韧与奔放还有善良,为我解读那个时代竖立了一个很成功的范本。罗小春老师,永远是我人生的启蒙者。她用她的人生告诉我,人唯有尊重自己的内心,才能过好自己的人生。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地生活着,世界则大同而美好。

 

郑晶今,松滋人,四六一电厂退休干部。

 

来源:中国松滋政府门户网站 编辑:网站编辑部
站点地图 | 关于我们 | 法律申明 | 联系我们 | 本站服务 |
www.hbsz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松滋市人民政府版权所有
主办:湖北省松滋市人民政府 承办:松滋市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编辑部
编辑部电话:0716-6217933 投稿邮箱:songziwz@163.com
政府网站建设公司:湖北国联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新闻支持单位:松滋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松滋电视台
网站备案:鄂ICP备05015989号 松公网安备 421087000010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