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加入收藏  |  ·设置首页  |  ·投稿信箱  
  站内搜索:
 
2016年冬季号【文艺评论】坚守在江南的“荷花淀”上
中国松滋政府门户网站 www.hbsz.gov.cn 2016-12-29 15:31:53

——赏读田永华小说《一个女人的坚守》

董新明

(一)

孙犁的小说《荷花淀》,学生时代读过,执掌高中语文教鞭后教过,去外地参加语文学科活动也听某位名师解读过。后来,我写教研论文、编教辅读物,也时时会引用。因而,那秀美、清丽、婉约的荷花淀风光便时时在我眼前闪现——

“月亮升起来,院子里凉爽得很,干净得很。”

“每年芦花飘飞苇叶黄的时候,全淀的芦苇收割,垛起垛来,在白洋淀周围的广场上,便成了一条苇子的长城。”

“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。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,风吹过来,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。”

于是,在充满诗情画意的风景里,我们的“水生嫂”出场了——

她是一位心灵手巧的女人。

她是一位温婉多情的女人。

她是一位深明大义、顾全大局的女人。

她是一位宛如“粉色荷花箭高高地挺出来”、投身抗战保卫家乡的女人。

一位在战斗里成长的女人所演绎的人生传奇,借助“荷花淀”的优美衬托,便释放出了醇厚的诗意,令人赏玩不已。

田永华先生的新作《一个女人的坚守》,让我无比讶异地叹道:家鹅湖,江南版的“荷花淀”!“三秀”,坚守于江南“荷花淀”上的“水生嫂”!

(二)

“家鹅湖”,这个地图上很难发现的“地标”,是作者的出生地,也是他精神的憩息之所。他生于斯长于斯,对于此地的风土人情了如指掌,小说中的“三秀”也是现实生活中的原型人物。构思写作这个中篇小说,“还原”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江南水乡百姓的真实生活,对于作者来说,是一种责任,也是一种使命。

三秀的“出场”颇具江南水乡的特色,散发着地道的家鹅湖风味。她的人生经历,也是一部波诡云谲的传奇。

水气氤氲的湖面,“宛如一幅淡淡的水墨画”,我们的女主人公身着红衫白裤,高挽衣袖,正在湖边浣洗衣物。并不知道她的年龄,从她婀娜多姿的身段、鼓鼓的胸脯等点染上,可知她是发育中的美少女;从小说中“红扑扑的脸上漾着一对浅浅的酒窝,宽额、柳眉、瓜子脸,樱桃小嘴,高鼻梁,一双丹凤眼似两汪深不见底的清泉”等外貌描写上,更可窥见三秀姑娘楚楚动人的形貌。她轻轻哼出的荆南民歌小调,一是点染了江南水乡风情,二是袒露了她少女怀春的心绪。

惜乎她生于动乱年代、长于沦陷时期,在日寇的铁蹄践踏中华大地之时,地方劣绅甘为小日本的帮凶。称霸一方的刘金堂觊觎三秀的美貌,差人多次上粟家提亲,却遭到了粟家捍卫尊严似的拒绝。

明来不成,便生阴招。正当三秀遭遇“拦路打劫”、性命攸关之际,他,周鹏程,一位英俊男子,她生命里十分重要的一个人,与她邂逅于家鹅湖边,相识于两人命运的岔路口!正是这个人的出现,正是他的出手相救,改变了她即将被强抢的厄运,改写了这个识文断字、心灵手巧的女人的一生。

当这个貌美如花、青春勃发的女子被命运“绑定”嫁与周家后,她便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那个心仪的男人,把自己的心交给了这个书香之家。面对“常德会战就要打响了,战事越来越紧,就会有人流血,就会有人……”的严酷现实,她挂念着丈夫的安全,义无反顾地支持他做的正事,“暗暗祈祷上苍保佑鹏程平安,并期盼战争能早日结束,人们能过上安宁的日子”。这是小老百姓最淳朴、最实在的希冀,是她心中深藏的“中国梦”!当胜利的曙光洒照家鹅湖、普照华夏大地时,鹏程不幸被奸人诱杀,牺牲之前留下的仅是一串含混不清的语音。面对她人生中最沉重的打击,三秀“噙着泪水挥挥手”,表达了“一定要给他撑起周家门户”的誓言。正是这种源于内心的对生命的承诺,才促使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,在遭遇周家“一年时间内,死了四个人,出了三次殡”的惨景下,依然一意坚守,与周家不离不弃。在年迈父母相伴的日子里,三秀白天下地干农活,忙得不亦乐乎;为改善家里的生活,她“忙里偷闲去家鹅湖撒网捕鱼”,靠湖吃湖,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。面对大胡子的强暴,她竟然想到过“轻生”,但周家可爱的下一代——迎春稚嫩的呼唤,又让她重新绽放生命的笑脸;遭遇周家远房亲戚的骚扰,三秀举起了守护贞操和尊严的锅铲,警告他“再往前来一步,我就一锅铲铲破你的脑壳,然后再打着锣去全村揭你的丑”。一个柔中见刚、性格如火的烈女子,宛然在目,呼之欲出!当劣迹斑斑、恶性难移的歹人邱家发一次次袭扰她,在邱家发被庆生打折腿后,周家又被一场不明不白的火灾“焚”得一干二净,这个貌美、心善、命苦的女人,又一次接受了命运的考量和锻打!应该说,厄运的突如其来,让“粟三秀”这个女主人公抱定信念、执着坚守的形象刹那间熠熠生辉。孤儿庆生主动走向她,亲近她,视小迎春如同己出,携手同心,共同打造这部人生传奇,便是对她“坚守”的诠释与完善。

三秀,一位传统女人,江南的“水生嫂”,坚守在家鹅湖这富有江南水乡韵味的“荷花淀”上,坚守在传统道德的高地上,如荷花,亭亭净植;似荷香,香远益清。

(三)

小说刻画“三秀”这个传统型女人一意坚守的形象,采用了“背面敷粉”的笔法,调动环境描写、民俗描写,点染战争背景,鲜活了作品的主人公,增添了小说的张力。

小说一开头就用影视剧“空镜头”的方式省俭地描写了家鹅湖的景观,它的“烟波浩淼,霞蔚云蒸”让人心驰神往。又以娓娓道来的口吻介绍了家鹅湖的由来和住民的形成,为下面讲述三秀的轶事安排必要的铺垫。小说写三秀湖边浣衣,是在一个“水气氤氲,薄雾飘渺”的初夏清晨,清新的景物托出了三秀姣美的容颜,简洁的写景文字与女主人公的外貌刻画相映生辉。再看下面一段环境描写:

金秋十月,是家鹅湖地区最忙的时节,也是家鹅湖人丰收的季节。每到这个时节,满田满畈的稻子金黄,成丘成块的棉花银白,湖中也是鱼虾正肥,莲藕飘香。

品读这段文字,我不禁想到了孙犁《荷花淀》中“六月里,淀水涨满,有无数的船只,运输银白雪亮的席子出口。不久,各地的城市村庄,就全有了花纹又密、又精致的席子用了”的具体描写。两部作品,一南一北,同写女人,均有抗战背景,均属水乡特色,均用白描手法点染其丰收、富足的景象,这自然使人悟出“要捍卫幸福生活,就必须战斗”的真谛。而田永华先生对家鹅湖十月湖景的勾勒,还有一个作用,为周家即将降临的大喜事而渲染欢快、愉悦的气氛。

这部小说拥有浓郁的地域特色,其中的民俗描写比比皆是。如在周鹏程与粟三秀订亲之前,小说就对此地的婚嫁习俗作了必要的介绍,而今40多岁的中年人对其中的“媒人牵线”、“相亲”、“换庚帖”、“过礼”、“拜年”、“哭嫁”、“接亲”和“闹房”等习俗应该是耳熟能详的。这些民俗描写是人物活动的社会环境,是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,它们有助于表现人物的性格及形象。小说中还别出心裁地引用了一些家鹅湖地区广为流传的民歌,如表现少女情怀的“红日当空照,芙蓉花正娇,郎与幺妹约,相见在今朝,想去又怕人笑”,迎亲路上唱的《拦车马》歌,劳动场上的《打麦歌》,这些具有江南水乡风味的民歌小调,吐露着纯情,洋溢着喜悦,象征着欢快,是人物成长的精神土壤,是传统文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

孙犁小说《荷花淀》反映白洋淀一带人民祥和、恬美的生活,表现“幸福生活要用战斗来捍卫”的主题,也点缀了战争背景,如水生与女人对话中的暗示,女人们探夫途中的“险遇”,荷花淀里的一场伏击战,秋季女人学会打枪、配合子弟兵作战,等等。《一个女人的坚守》写三秀的人生传奇,表达这个传统女人“坚守”的主题,也将故事的背景与抗战联系起来,如小说中写地痞豪绅与日本鬼子的狼狈为奸;周鹏程以邮差身份干地下工作,后打入“洪帮”组织为抗战搜集情报;三秀与鹏程婚礼当日,国、共两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联手痛击日伪的进犯,以牵制日军,配合常德会战;地方开明人士给国民政府缴军粮,支援抗战;周鹏程继续留下在隐蔽战线工作,在抗战胜利之际不幸被诱杀,等等,这些必要的点染是对人物活动背景更精当的铺设,使小说的主题有了一定的高度,有了积极的思想意义。

至于小说写周鹏程入行“洪帮”时,对于“砍香”仪式的描述性文字,烙有鲜明的时代印记,也是小说不可或缺的内容。

(四)

前面行文说过,作者创作这部中篇小说,是因为他深爱着生他养他的“家鹅湖”,试图通过创作“三秀”这一人物,“还原”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段真实生活。作者遵循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,讲述“老百姓自己的故事”,这是值得称道的。赏读之余,笔者有几点意见欲与作者商榷,也与大方之家沟通。

1)小说刻画“三秀”的形象,把她放在抗日战争相持这一阶段的“家鹅湖”上来审视、来关照,并延伸到解放后的土改,行文写了三秀与鹏程的邂逅、相亲、成婚、育女,以及鹏程死后她执意坚守、苦苦支撑的故事。笔者感觉到,叙述故事顺畅,但缺少很有分量的细节,人物的平面感尚在。作者应当深入挖掘,从自己搜集的原始素材中提炼更具个性化的细节。有作家说过:“细节是人物的血肉。一个好的细节,力敌千钧。”细节描写包括行动描写及语言描写等。好的行动细节可凸显人物性格,好的语言细节可“由说话看出人来”(高尔基语)。《荷花淀》中水生嫂对丈夫说的“你总是很积极的”,水生对女人说的“一群落后分子”,这样的质朴语言,就是十分个性化的语言细节。有了生动、个性化的细节,人物形象更有立体感。现在的《一个女人的坚守》,需要通过挖掘细节、充实情节、拓宽思路,进一步提升其质量与水准。

2)谈谈小说中的性爱描写与“暴力”点缀。古人云:“食色,性也。”男女结合,必定有“性”。鹏程爱慕三秀,三秀心仪鹏程,二人结合,可谓天造地设。新婚之夜,两人激情燃烧,作者用了较大的篇幅对他们性爱的场面进行了一番渲染。我以为,性爱是可以写的,也必须写,只是此处似过于粗俗、直露。张贤亮小说《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》几处写到性爱,为了表现男主人公压抑已久的“性”,小说用了虚笔,借助浪漫的手法,把男、女主人公的性爱场面写得富有诗意,给人想象的空间。我觉得,田先生小说中的男、女主人公都是有文化教养的,属于书香门第,他们的性爱完全可以写得文雅,充满浪漫色彩,大大避开一个“直”、一个“俗”字。抗战胜利之初,夫妻喜庆,小说也点缀了一处性爱描写,我觉得此处也可以用诗化的笔触“包装”一下。失去丈夫后的三秀,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,先是大胡子以给三秀车水为由对她施暴,后是远房亲戚借给她收稻子欲行非礼,两个不怀好意的男人说的粗鲁话,虽能反映他们粗野、无礼的性格,但也离不开“龌龊”与“粗俗”。此处,能不能换用既能反映人物淫邪之意,又在字面上体现“文雅”的乡土俚语呢?本篇小说反映乡间百姓的生活,语言“干净”一点岂不更好?锤炼语言,也包括让语言有“文”味、有“雅”韵。

由此,我想到了电影《早春二月》中对“寡妇门前是非多”的含蓄处理。芙蓉镇上,教书先生肖涧秋出于对北伐军战士遗孀文嫂的关照,几次踏雪家访,剧本中原有这样一处描写:“肖涧秋从文嫂家出来,走在银雪覆盖的小路上。村口,几个妇女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。”公映的电影中不见这样的镜头,导演谢铁骊在拍摄时大胆删去了自己剧本中的相关描写,只是运用女主人公陶岚的一句台词“现在,镇上对你的风言风语挺多”,借助几个小学生对文嫂的女儿采莲说“你有一个野爸爸”,就使影片摒弃了浅露和直白,增添了含蓄之美和艺术张力。

另外,小说中人物的对话描写,部分借用话剧体,缺少情态提示,与小说的形式有些出入。这一点也提请作者注意。

总之,笔者在《一个女人的坚守》中,窥见了“三秀”这个苦命却善良的女人在江南的“荷花淀”上执意坚守的形象,也领略了她在传统道德的高地上矢志坚守的美德。期待通过作者的进一步挖掘、修改,作品中的人物会更加丰满,作品的故事会更加耐读,引人入胜。

 

董新明,松滋人,现供职于海南省儋州市第二中学。

来源:中国松滋政府门户网站 编辑:网站编辑部
站点地图 | 关于我们 | 法律申明 | 联系我们 | 本站服务 |
www.hbsz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松滋市人民政府版权所有
主办:湖北省松滋市人民政府 承办:松滋市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编辑部
编辑部电话:0716-6217933 投稿邮箱:songziwz@163.com
政府网站建设公司:湖北国联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网站新闻支持单位:松滋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松滋电视台
网站备案:鄂ICP备05015989号 松公网安备 42108700001008